于零桑

额嗯…
在下于零三三…大概是咸于零吧…
《APH》《全职》《盗笔》《阳炎》《文豪》《阴阳师》
没事喜欢读读书…画个画…写个文…
吃【极东】【冷战】【伞修】【瓶邪】之类…
额嗯不知道说啥了…
啊不管了,怠惰、怠惰…

啊脑洞啊你永远填不完
啊手啊你永远都是废物
啊黄河啊你都是泥石流
啊西湖啊你都是泪
啊他们怎么会这么帅
啊我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美

嘛这个是爱丽丝设…
没画完。
计划是兔子亚瑟,柴郡猫阿尔,疯帽子老王,爱丽丝菊fa,双胞胎伊双子,先知腐烂…
额嗯别的想不出来了…
虽然是一个星期就好的事但是我懒…

先发个老王和米肥
就这样不管x.(ni

【葵黯】幽灵 Part.2

#大概是三个月后过意不去终于拖了一篇…
#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…甚至都没有了脑洞…
#我是假的,文也是假的,什么都是假的,除了我是 假的是真的其余所有都是假的…
#凑合看吧…我都放弃了…

首日的调查没有任何结果,事主李女士无论如何也不愿多说出一个词。伊万从离开后也只是打过一个电话询问王耀进展如何,接着就没有了回应。

现在,事务所里很沉闷,卢西和爱因斯因为别的委托出去了。葵坐在沙发上,菊给坐在左侧的王耀和亚瑟沏茶,然后在葵的旁边坐下。

距离信上说的巳月之望,也就是中国农历的三月十五,折算成公历后也只有堪堪两天时间,现在却没有丝毫线索,这让葵有一点恼怒,左手食指在左耳耳坠上抚摸的频率加快了不少。

打破安静的是王耀的电话铃,是一首古筝曲,很祥和,却又透出狰狞。王耀拿起手机扫了眼屏幕,来电显示是布拉熊。
“喂,嗯。本田葵在旁边…嗯?好。”短短几句交代后,王耀把手机递给葵。葵皱眉,还是接了过去。“您好…”

“葵吗?手边有纸笔吧,记下来:交路北区第七码头,后天下午四点整。”伊万的声音传了过来,带着他特有的语气,“一定要准时到,多的东西我倒是问不出来了,接下来可就是你的事了。”
葵微微偏头,“你是从哪里知道的?”
那头的伊万明显是笑了起来,“嗯…用你们的话来讲,大概是商业机密的那一类吧。是一些很个人的,见不得光的关系哦。”
“所以啊,这个是葵先生找到的线索啊,是一个熟人,嗯…一个不可以告知身份的熟人透露的哦,知道吗?”

“…好的。”
似乎是得到了满意的回复,伊万轻笑一声挂断了电话。葵看向王耀,王耀耸耸肩,拿回手机删除了通话记录。“我可没有收到任何电话阿鲁。任何。”

伊万笑着挂掉电话,看向极其狼狈的跪坐在自己脚边的人,金色的头发被自己攥在手里,眼角和嘴角青肿着,鼻子流血,左手软软的瘫在身体的一边,眼镜被丢在一旁,镜片已经碎裂。

“嘿布拉金,你下手可真狠…就不能温柔点吗?”那人揶揄的开口,想做出笑容,却因扯动了嘴角疼的呲牙咧嘴。

“不这么做的话你怎么会听话呢琼斯,你的枪可还是别再你的腰上。”伊万松开手,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口腔里是最令他讨厌的铁锈味,右手估计也有一点肌肉拉伤。

“疯子。”阿尔擦去嘴角的血。
“唔…怎么说呢,你能够理解这一点真是太好了。这样就省去了不少的理解上的麻烦。”伊万把自己的帽子压低了一点,转身准备离开“以及不要忘了琼斯,你也是疯子。”

“代我向亚蒂和马修问好,伊利亚。”
伊万停顿了下,继而关上了门。

“那么,这个可以作为谈判的资本了。”四个人围着一张茶几,看着桌子上的纸。

“让在下来吧。”菊开口,伸手要拿那张纸,却被王耀拦了下来。
“不行的阿鲁,这个要让我来。对她而言侦探社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威胁,警方才是关键。”

“相信我没问题的阿鲁。”
王耀眯眼笑了起来。


——TBC——

【葵黯】幽灵 Part.1

#复健失败…不从一开始就是失败…果然我还是去整理一下之前的剧情好了…
#咸鱼于零有一句mmp已经说了出来
#我甚至开始怀疑我能不能写完这个…
#重制版本
  行为分析师侦探葵×黑客窃贼黯

『Part.1』

“啊…真是的…”警卫伸了个懒腰,揉揉发涨的双眼。“又要值夜班,我的老腰啊…”
监控室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,门外似乎有人走动的声音。
出于好奇,他走到门口探出头,走廊左右都没有人。“听错了吧…”
监控室的显示屏闪动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正常。

本田葵,K侦探事务所知名侦探。具有强大的推理能力,善于对现场证据进行分析,并从中获得完美的犯人侧写。待人有礼却疏远,性情冷淡不易接近。
这是外界对于本田葵的评价,但现实却是——

“卢西安诺,放下你手中的刀。你从来就没有瞄准过一次靶子。”本田葵低头翻阅着资料,冷声道。
被点到名字的人少年模样,暗红色的双瞳中写着不满,但随即像是想到什么,又笑了起来。
“那你可要接住了,本田~”随着愉悦的声音,美工刀向着本田葵飞去,直指头部。

“别闹了卢西君,葵你也是。”骨节分明的手拿起书打掉了刀,手的主人严厉的开口,和本田葵一模一样的脸,唯一的不同便是他褐金色的瞳色。

本田菊,事务所所长。出色的交际手段让事务所在各领域中都不得罪人,极富有亲和力和谋略。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和性情古怪的本田葵是亲生兄弟。

“…菊,小生这里有个案子。你来看看。”葵把档案递给菊,然后拿起桌上的马克杯去接水。
“本田也帮帮卢西倒杯水吧~”卢西厚脸皮的笑着举起自己的杯子,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葵。葵看了他一会,没有说话接过水杯。

“…葵,这个案子并不是我们擅长的…你知道的,这是刑事案件。”菊看着葵,抖了抖手中的档案。
“走了,菊。”葵喝了口水,放下杯子,穿上外套拿起书包。“去现场看看。”
“好…”菊摇摇头,拿起外套跟上了葵的步子。

——听不进别人的话,说话有点刻薄,极其的自我中心。这是本田葵最好的写照。

卢西安诺笑着目送两人离开,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了他和另一个金发的男人。
“呐呐,爱因斯。你说这次会不会是有趣的家伙啊呐~”没有回应,卢西安诺仍然笑着,拿起水杯喝水。
然后就毫无形象的喷了出来。
“咳咳咳…本田葵我%@θ&?…!!!”

——哦,还有一点小心眼。一点…而已。



事主是个有钱的中年女人,经营着一家古董店和地下钱庄。

“最容易洗黑钱和走私的地方。”
这是本田葵对这类场所的第一印象。

“现场没有任何的强行入侵痕迹,值班的警卫在发现事态后被不明人士从斜后方袭击昏迷。”菊抖动了一下手中的资料,抬头看向正在注视桌面的葵。
葵敲敲黑漆实木的桌子,桌面上铺着隔热玻璃,玻璃下压着一张羊皮纸。“很干净,警方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表明嫌疑人身份的线索。唯一留下的,类似于通告信的书面内容。”

【待上巳之望,鄙人会再度光临。
    临海蓬莱,不朽神树。
    届时,望诸位海涵,鄙人将带走天神垂泪,日后定将归还。
    闇,敬上。】   

“哑谜…么?”葵带上手套,把通告信从玻璃下取出,放入证物袋中塞进衣袋。“菊,这位『闇』先生可有带走什么东西?具有目的的偷盗一定会带走一些东西作为日后的见证,而他留下的证明自己来过的东西已经找到了。”

“唯一不见的,只有一个信封。但…”
“委托人不愿告诉内容。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啊…”葵平淡的接过菊的话,看起随意的翻动抽屉里的书籍文档。“那…菊你已经和负责的警官协商好了对…”
“所以葵先生这次可不要再私自带走证物了,这样可是会妨碍到警方的调查的呦。”一只手伸向葵的衣袋,从中拿出了通告信。“呐,对吧葵先生?”
葵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,天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不爽。“啊啊知道了伊万警监…但还请您,给小生一份复印件。”
“嘛,这是当然的。毕竟葵先生可是我们的朋、友啊。呐亚瑟,去复印一份吧,彩板,分辨率要高一点。”
“啊知道啦,麻烦死了…”粗眉毛的英国人拿走通告信,嘟囔着出去找文印店。 

“能让伊万警监带领专案组出马,看来这次的委托人面子很大啊…”葵揶揄的开口,视线扫过一下周围,迅速从刚找到的备忘录上撕下一页,并把通讯录装进背包中。
“嘛,这个可是上头的意思。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呢,什、么、都、不、知、道、哦~”似是无意的重复了最后一句,并咬重了音节。伊万仍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,眼神无畜。

“…小生明白了。”葵知趣的收回话题,背上背包。

在例行询问线索和录证词的时候,事主对于所谓的〖蓬莱神树〗和〖天神垂泪〗闭口不提。

“经营的地方是最容易洗黑钱和走私的地方,和竞争对手私交恶劣。”在多番询问未果之后,葵喝下最后一口浓缩咖啡,得出了最终的结论,很重要,也是废话。

“接下来的一些调查过程,看来我们警方就不得不回避一下了呢。如果葵先生需要什么帮助的话,我很乐意提供帮助哦~但是军火就算了哦,万尼亚可不提供这种服务呢~”伊万说着带上了接待室的门,满带笑容的脸瞬间阴郁下来。
毕竟是有大人物撑背景,这个风险伊万从来不去计算,也一点都不想担这个责任。
“不过…如果是他就没所谓了吧…看来万尼亚又要去会会那个人了呢…”嗤笑一声,然后伊万一个的背影人消失在走廊里。

没有头绪,唯一比较可靠的线索提供者又拒绝提供任何帮助。棘手的案子…
本田葵舔舔自己的犬齿,露出了笑容,眼神写着兴奋。

“那么现在,就去找找这位『闇』先生所指的〖蓬莱神树〗和〖天神垂泪〗吧。”

——TBC——

b.可能…我不适合写文吧…
可能我…长了个假脑子吧…